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冲浪淘沙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日志

 
 

不懂外语的翻译家林纾  

2011-03-22 22:18:4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懂外语的翻译家林纾

林纾(1852~1924)是我国近代著名文学家、文论家、诗人,翻译家,原名群玉,字琴南,号畏庐、冷红生。福建闽县(今福州市)人。他是清光绪举人,曾任教于京师大学堂。也是我国文学翻译史上罕见的一位不审西文而译著颇丰、影响深远的杰出的西方文学翻译家。

林纾不晓外文,却曾依靠他人口述,用古文翻译欧美等国小说一百七十余种,其中不少是世界名著。他的译笔十分流畅,在当时颇有影响,成为中国近代与严复齐名的大翻译家,被康有为称为“译才并世称严林”。

他的第一位合作者是留学法国的王寿昌,合作的第一部作品是法国著名作家小仲马的《巴黎茶花女遗事》。他在回忆第一次接触翻译时写道:“晓斋主人(即王寿昌)归自巴黎,与冷红生(即林纾)谈巴黎小说家均出自名手,生请述至。主人因道仲马父子文字,于巴黎最知名,《茶花女马克格尼尔遗事》尤为小仲马极笔。暇辄述以授冷红生,冷红生涉笔记之。”这里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据史料,1895年林纾母亲去世,1897年中年丧妻,林心情抑郁,王子仁劝林与他一起译书:“吾请与子译一书,子可破岑寂,吾亦得以介绍一名著于中国,不胜于蹙额对坐耶?”林起初婉言谢却,经王“强之再三”,开玩笑地说“须请我游石鼓山乃可”。结果林王二氏竟在游览福州著名风景区鼓山的船上,王口译原文,林“耳受手追”,就这样完成了在近代翻译史上著名的《巴黎茶花女遗事》。1899年,此书在福州出版,立即引起文学界的轰动,一时风靡海内,获得极大成功。其时正值中日甲午战争失败后,西方列强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百日维新变法的失败,使林氏决意走译书强国之路,以启发民智,救国图存。 

英国作家柯南道尔创作的主要文学人物福尔摩斯在中国久负盛名。清光绪二十五年,在福州素隐书屋出售的《华生包探案》里,就出现了“华生”和“福尔摩斯”的译名,这位译者就是不懂外语的翻译家林纾。这些名字,林纾是用闽语翻译的,以后就成为定译,不再改变。林纾从小嗜书如命,虽然出身寒微,但他宁肯忍饥挨饿,也要从那点少得可怜的饭钱中省下一部分,积攒起来用于买书。由于他嗜书如命,打下了深厚的文学功底,故虽不懂外文,但在与人合作翻译时,也能应声而写,落笔如飞,晓畅如流。

       其实林纾的专业原本不是翻译,而是教书。他到北大讲课时,常被安排在下午两三点上课,这是一天中最疲劳的时刻,学生往往会打瞌睡。一次,林纾见学生又准备“见周公”,于是把课本一合,说:“现在我给大家讲个故事。”学生一听,精神就来了,直起了身子,准备一享耳福。林纾慢条斯理地开始讲故事:“从前有个风流和尚,经过一座桥,见一位美女姗姗而来……”学生一起瞪大双眼,急切等待情节的发展,可是,林纾却不讲了。有学生迫不及待地问:“怎么了?后来怎么了?”林纾接着慢慢地说:“他们一个向东,一个向西,散了。”他所谓的故事就这样讲完了,学生气得直叫,林纾却笑了,因为学生都不打瞌睡了嘛!

林纾是个守旧派的代表人物,很顽固,从不愿轻言感情,时刻以儒家的传统来约束自己的行为举止。结发妻子林琼去世后,他曾写了一篇《冷红生传》聊以自慰。有位歌妓对林纾的才情甚为倾倒,想委身于他。林纾也十分欣赏歌妓能歌善舞,聪明伶俐,还会作七言诗。但是,毕竟此女是歌妓出身,而且亡妻音容笑貌还历历在目,林纾犹豫再三,终于做出“不留夙孽累儿孙,不向情田种爱根”的决定。后经人介绍,林纾续娶杨郁为妻,两人相亲相敬。林纾囿于儒家之礼,始终不肯以“正室”视之。其实林纾对杨郁是很有感情的,只是在他心目中,妾再好,也不能完全等同于结发妻子。林纾一直恪守“名分大义”,直到杨郁五十岁,林纾终于为她写文祝寿,但还是以妾称之。林纾自认为自己是古往今来第一个为妾作文祝寿之人,还常为此而沾沾自喜。

林纾以“多译有益之书”,以伸“赤心为国之志”,以振国人“爱国之志气”。然而体现林纾这种通过翻译,激发人民反帝救国热情的翻译思想最鲜明、最强烈的作品,要数他翻译的政治小说《黑奴吁天录》(今译《汤姆叔叔的小屋》)和《伊索寓言》、《滑铁庐战血余腥记》、《雾中人》等作品。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国家刚刚经过“八国联军”血洗京城之役,无辜百姓遭受淫掠之灾,林纾胸中燃烧着反帝救国的烈火。就在这年7月,他与魏易(春叔)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译完了这部典型的政治小说,当时美国正掀起排华运动,美国资本家“酷待华工”,华人遭受着与黑奴同样的虐待。很明显,他翻译这部小说有着强烈的政治目的。

林纾一生以自己奇特的方式,在译坛上辛勤耕耘,在长达近20年的时间内,每年都有10种左右译品问世(除1911年辛亥革命这一年仅有一种外),而且其中多为中长篇小说。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如此众多的译作问世,这真是近代翻译史上的一大奇观。因此“林译小说”同“严译名著”一样,也就成了中国翻译史上一个专有名词了。如果说“严译名著”开了近代中国思想界维新风气之先,“林译小说”则开了文学界维新风气之先。

林纾一生翻译了多少作品,据华裔美人马泰来先生《林纾翻译作品全目》,达185种,涉及11个国家的98位作家。在这180余种译品中,其中重要的世界名著占40多种,均出自莎士比亚、狄更斯、司各德、笛福、欧文、雨果、大仲马、小仲马、巴尔扎克、托尔斯泰、塞万提斯、伊索、易卜生、哈葛德、柯南·道尔、德富健次郎等世界著名作家。这些曾风行清末民初的著名林译小说,时至今日,仍未丧失其艺术生命力。

林 纾 《冷红生传》

         冷红生,居闽之琼水。自言系出金陵某氏,顾不详其族望。家贫而貌寝,且木强多怒。少时见妇人,辄踧踖隅匿,尝力拒奔女,严关自捍,嗣相见,奔者恒恨之。追长,以文章名于时,读书苍霞洲上。洲左右皆妓寮,有庄氏者,色技绝一时,夤缘求见,生卒不许。邻妓谢氏笑之,侦生他出,潜投珍饵,馆童聚食之尽,生漠然不闻知。一日群饮江楼,座客皆谢旧昵,谢亦自以为生既受饵矣,或当有情,逼而见之,生逡巡遁去,客咸骇笑,以为诡僻不可近。生闻而叹曰:“吾非反情为仇也,顾吾偏狭善妒,一有所狎,至死不易志,人又未必能谅之,故宁早自脱也。”所居多枫树,因取“枫落吴江冷”诗意,自号曰“冷红生”,亦用志其癖也。生好著书,所译《巴黎茶花女遗事》,尤凄惋有情致,尝自读而笑曰:“吾能状物态至此,宁谓木强之人果与情为仇也耶?”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