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冲浪淘沙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日志

 
 

【引用】易中天---反对票不该是奇迹  

2011-07-29 19:02: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易中天《反对票不该是奇迹》
是个好东西。至少,它能保证决策科学,防患未然,可谓利民利国,兴业兴邦。这样的好东西,不该是“奇迹”。 这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要当反对派;也不是说,所有事情都要投反对票。但,众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愕愕。一个社会,如果人人事事,都是“皇上圣明,领导英明”,那就是表面上的“和谐”,骨子里的“溃烂”。 好在我们有了邵曳戎。有邵曳戎的榜样,有邵曳戎的精神,弄清真相有了希望,社会改良也有了希望。因为只要向他学习,哪怕每个人只学一回,我们就可以生活在常态之中,不必寄希望于“奇迹”。 邵曳戎,还有那些第一时间就去救援的人,才是“共和国的脊梁”! 我这样说,没别的意思,仅仅因为小外孙女刚好跟小伊伊同龄,就连发型都很相似。而且,前不久,我还打算带她去坐京沪高铁,后因故作罢。这可不是“奇迹”,只是“运气”。

动车女孩项炜伊的生还,据说是被称为“奇迹”的。想想也是。如果16号车厢真被吊起来放到桥下清理,她还能捡回一条命吗?偏偏这事发生在温州,偏偏温州有个特警队长邵曳戎,偏偏邵曳戎投了反对票,偏偏这反对票还有效,这可真是个奇迹。

识总是有限的。人与人,也难免意见分歧。那么大一件事,意见高度一致,不可疑吗?我不是说,一定得有反对意见。更不是说,要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无限期拖下去。那可真是“清谈误国”了。但你总得让人相信,你们的调查是认真负责,是不仅对领导负责,更对人民负责的。这就只能坦诚地公布一切细节,包括反对意见。也就是说,公众要求的,只是公开、透明,以及公正、客观。 至于立项的时候,就更应该如此。总不能每回都是出了人命,才想到总结教训。这“学费”也太昂贵了!就说高铁这事,并不是没有专家表示过质疑。据《时代周报》令狐补充的文章,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高速办周翊民,铁道科学院研究员、轮对专家臧其吉,就曾有过异议和直言。但被视为“杂音”,很快“消声”。 没错,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一口咬定,高铁和动车就建错了。这种技术活,我没资格发言,还是听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为好。但即便无知愚钝如我等,也知道当时如果能够多听不同意见,事情总不至于坏到今天这个地步。 那又为什么不听?因为长官不乐意,而长官又总是“正确英明”。在本国,一个人,只要当了官,尤其是当了一把手,就俨然是“十项全能冠军”,是“真理的化身”。政治他懂,经济他懂,科学技术他也懂。结果,不是“人命关天”,是“长官意志大于天”。 长官的牛皮哄哄、刚愎自用,其实是惯出来的。因为他几乎从来就听不到不同意见。就算有,也会有人替他屏蔽。更何况,又有几个人会直言相告呢?从不投反对票,是“不给政府添乱”啊! 结果,是楼塌桥断,车毁人亡。老百姓遭殃,长官自己也倒霉。 显然,反对票

是的,奇迹。因为我们的现实,从来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即便是同级,正职发出的指令,副职就不敢唱反调,只有执行的份。虽然也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奈何那“将”几乎从不可能“在外”。就算“在外”,“君命”也近在心中。投反对票?咱没那个习惯,也不会有那个想法。

于是,本国所有的立项,三峡、高铁、动车,还有全国各地的这楼那楼,这路那路,这桥那桥,都能顺利通过论证。没人投反对票,投了也不管用。结果,眼看他盖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眼看他架大桥,眼看他桥断了;眼看他开快车,眼看他车翻了。社会和公众,只能徒唤奈何!

幸亏温州还有个邵曳戎,他让我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是个好东西。至少,它能保证决策科学,防患未然,可谓利民利国,兴业兴邦。这样的好东西,不该是“奇迹”。 这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要当反对派;也不是说,所有事情都要投反对票。但,众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愕愕。一个社会,如果人人事事,都是“皇上圣明,领导英明”,那就是表面上的“和谐”,骨子里的“溃烂”。 好在我们有了邵曳戎。有邵曳戎的榜样,有邵曳戎的精神,弄清真相有了希望,社会改良也有了希望。因为只要向他学习,哪怕每个人只学一回,我们就可以生活在常态之中,不必寄希望于“奇迹”。 邵曳戎,还有那些第一时间就去救援的人,才是“共和国的脊梁”! 我这样说,没别的意思,仅仅因为小外孙女刚好跟小伊伊同龄,就连发型都很相似。而且,前不久,我还打算带她去坐京沪高铁,后因故作罢。这可不是“奇迹”,只是“运气”。

首先是得到真相的希望。对这事,我原本颇有“杞人之忧”。根据以往的经验,所谓“真相”,常常是调查的过程,公众一无所知。其中有没有不同意见,也一无所知。只知道最后有一个“官方结论”,还是不容置疑,不得讨论的。这对大人们来说,自然省事省心。但我等小人,却未免七上八下,满腹狐疑。我们会胡思乱想、疑神疑鬼:这会不会是领导拍脑袋、定调子,再由专家找证据、做论证,最后由新华社发通稿,昭告天下,一锤定音?我但愿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小人也是人,也是公民一分子,该不该有个交代,让我等也放点心呢?

是个好东西。至少,它能保证决策科学,防患未然,可谓利民利国,兴业兴邦。这样的好东西,不该是“奇迹”。 这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要当反对派;也不是说,所有事情都要投反对票。但,众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愕愕。一个社会,如果人人事事,都是“皇上圣明,领导英明”,那就是表面上的“和谐”,骨子里的“溃烂”。 好在我们有了邵曳戎。有邵曳戎的榜样,有邵曳戎的精神,弄清真相有了希望,社会改良也有了希望。因为只要向他学习,哪怕每个人只学一回,我们就可以生活在常态之中,不必寄希望于“奇迹”。 邵曳戎,还有那些第一时间就去救援的人,才是“共和国的脊梁”! 我这样说,没别的意思,仅仅因为小外孙女刚好跟小伊伊同龄,就连发型都很相似。而且,前不久,我还打算带她去坐京沪高铁,后因故作罢。这可不是“奇迹”,只是“运气”。 何况谁都知道,人类的认识总是有限的。人与人,也难免意见分歧。那么大一件事,意见高度一致,不可疑吗?我不是说,一定得有反对意见。更不是说,要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无限期拖下去。那可真是“清谈误国”了。但你总得让人相信,你们的调查是认真负责,是不仅对领导负责,更对人民负责的。这就只能坦诚地公布一切细节,包括反对意见。也就是说,公众要求的,只是公开、透明,以及公正、客观。

至于立项的时候,就更应该如此。总不能每回都是出了人命,才想到总结教训。这“学费”也太昂贵了!就说高铁这事,并不是没有专家表示过质疑。据《时代周报》令狐补充的文章,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高速办周翊民,铁道科学院研究员、轮对专家臧其吉,就曾有过异议和直言。但被视为“杂音”,很快“消声”。

没错,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一口咬定,高铁和动车就建错了。这种技术活,我没资格发言,还是听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为好。但即便无知愚钝如我等,也知道当时如果能够多听不同意见,事情总不至于坏到今天这个地步。

识总是有限的。人与人,也难免意见分歧。那么大一件事,意见高度一致,不可疑吗?我不是说,一定得有反对意见。更不是说,要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无限期拖下去。那可真是“清谈误国”了。但你总得让人相信,你们的调查是认真负责,是不仅对领导负责,更对人民负责的。这就只能坦诚地公布一切细节,包括反对意见。也就是说,公众要求的,只是公开、透明,以及公正、客观。 至于立项的时候,就更应该如此。总不能每回都是出了人命,才想到总结教训。这“学费”也太昂贵了!就说高铁这事,并不是没有专家表示过质疑。据《时代周报》令狐补充的文章,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高速办周翊民,铁道科学院研究员、轮对专家臧其吉,就曾有过异议和直言。但被视为“杂音”,很快“消声”。 没错,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一口咬定,高铁和动车就建错了。这种技术活,我没资格发言,还是听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为好。但即便无知愚钝如我等,也知道当时如果能够多听不同意见,事情总不至于坏到今天这个地步。 那又为什么不听?因为长官不乐意,而长官又总是“正确英明”。在本国,一个人,只要当了官,尤其是当了一把手,就俨然是“十项全能冠军”,是“真理的化身”。政治他懂,经济他懂,科学技术他也懂。结果,不是“人命关天”,是“长官意志大于天”。 长官的牛皮哄哄、刚愎自用,其实是惯出来的。因为他几乎从来就听不到不同意见。就算有,也会有人替他屏蔽。更何况,又有几个人会直言相告呢?从不投反对票,是“不给政府添乱”啊! 结果,是楼塌桥断,车毁人亡。老百姓遭殃,长官自己也倒霉。 显然,反对票 那又为什么不听?因为长官不乐意,而长官又总是“正确英明”。在本国,一个人,只要当了官,尤其是当了一把手,就俨然是“十项全能冠军”,是“真理的化身”。政治他懂,经济他懂,科学技术他也懂。结果,不是“人命关天”,是“长官意志大于天”。

长官的牛皮哄哄、刚愎自用,其实是惯出来的。因为他几乎从来就听不到不同意见。就算有,也会有人替他屏蔽。更何况,又有几个人会直言相告呢?从不投反对票,是“不给政府添乱”啊!

是个好东西。至少,它能保证决策科学,防患未然,可谓利民利国,兴业兴邦。这样的好东西,不该是“奇迹”。 这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要当反对派;也不是说,所有事情都要投反对票。但,众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愕愕。一个社会,如果人人事事,都是“皇上圣明,领导英明”,那就是表面上的“和谐”,骨子里的“溃烂”。 好在我们有了邵曳戎。有邵曳戎的榜样,有邵曳戎的精神,弄清真相有了希望,社会改良也有了希望。因为只要向他学习,哪怕每个人只学一回,我们就可以生活在常态之中,不必寄希望于“奇迹”。 邵曳戎,还有那些第一时间就去救援的人,才是“共和国的脊梁”! 我这样说,没别的意思,仅仅因为小外孙女刚好跟小伊伊同龄,就连发型都很相似。而且,前不久,我还打算带她去坐京沪高铁,后因故作罢。这可不是“奇迹”,只是“运气”。

结果,是楼塌桥断,车毁人亡。老百姓遭殃,长官自己也倒霉。

识总是有限的。人与人,也难免意见分歧。那么大一件事,意见高度一致,不可疑吗?我不是说,一定得有反对意见。更不是说,要议而不决、决而不行,无限期拖下去。那可真是“清谈误国”了。但你总得让人相信,你们的调查是认真负责,是不仅对领导负责,更对人民负责的。这就只能坦诚地公布一切细节,包括反对意见。也就是说,公众要求的,只是公开、透明,以及公正、客观。 至于立项的时候,就更应该如此。总不能每回都是出了人命,才想到总结教训。这“学费”也太昂贵了!就说高铁这事,并不是没有专家表示过质疑。据《时代周报》令狐补充的文章,原铁道部副总工程师、高速办周翊民,铁道科学院研究员、轮对专家臧其吉,就曾有过异议和直言。但被视为“杂音”,很快“消声”。 没错,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一口咬定,高铁和动车就建错了。这种技术活,我没资格发言,还是听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为好。但即便无知愚钝如我等,也知道当时如果能够多听不同意见,事情总不至于坏到今天这个地步。 那又为什么不听?因为长官不乐意,而长官又总是“正确英明”。在本国,一个人,只要当了官,尤其是当了一把手,就俨然是“十项全能冠军”,是“真理的化身”。政治他懂,经济他懂,科学技术他也懂。结果,不是“人命关天”,是“长官意志大于天”。 长官的牛皮哄哄、刚愎自用,其实是惯出来的。因为他几乎从来就听不到不同意见。就算有,也会有人替他屏蔽。更何况,又有几个人会直言相告呢?从不投反对票,是“不给政府添乱”啊! 结果,是楼塌桥断,车毁人亡。老百姓遭殃,长官自己也倒霉。 显然,反对票 显然,反对票是个好东西。至少,它能保证决策科学,防患未然,可谓利民利国,兴业兴邦。这样的好东西,不该是“奇迹”。

这当然不是说,所有的人都要当反对派;也不是说,所有事情都要投反对票。但,众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愕愕。一个社会,如果人人事事,都是“皇上圣明,领导英明”,那就是表面上的“和谐”,骨子里的“溃烂”。

好在我们有了邵曳戎。有邵曳戎的榜样,有邵曳戎的精神,弄清真相有了希望,社会改良也有了希望。因为只要向他学习,哪怕每个人只学一回,我们就可以生活在常态之中,不必寄希望于“奇迹”。

动车女孩项炜伊的生还,据说是被称为“奇迹”的。想想也是。如果16号车厢真被吊起来放到桥下清理,她还能捡回一条命吗?偏偏这事发生在温州,偏偏温州有个特警队长邵曳戎,偏偏邵曳戎投了反对票,偏偏这反对票还有效,这可真是个奇迹。 是的,奇迹。因为我们的现实,从来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即便是同级,正职发出的指令,副职就不敢唱反调,只有执行的份。虽然也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奈何那“将”几乎从不可能“在外”。就算“在外”,“君命”也近在心中。投反对票?咱没那个习惯,也不会有那个想法。 于是,本国所有的立项,三峡、高铁、动车,还有全国各地的这楼那楼,这路那路,这桥那桥,都能顺利通过论证。没人投反对票,投了也不管用。结果,眼看他盖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眼看他架大桥,眼看他桥断了;眼看他开快车,眼看他车翻了。社会和公众,只能徒唤奈何! 幸亏温州还有个邵曳戎,他让我们看到了一线希望。 首先是得到真相的希望。对这事,我原本颇有“杞人之忧”。根据以往的经验,所谓“真相”,常常是调查的过程,公众一无所知。其中有没有不同意见,也一无所知。只知道最后有一个“官方结论”,还是不容置疑,不得讨论的。这对大人们来说,自然省事省心。但我等小人,却未免七上八下,满腹狐疑。我们会胡思乱想、疑神疑鬼:这会不会是领导拍脑袋、定调子,再由专家找证据、做论证,最后由新华社发通稿,昭告天下,一锤定音?我但愿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小人也是人,也是公民一分子,该不该有个交代,让我等也放点心呢? 何况谁都知道,人类的认 邵曳戎,还有那些第一时间就去救援的人,才是“共和国的脊梁”!

我这样说,没别的意思,仅仅因为小外孙女刚好跟小伊伊同龄,就连发型都很相似。而且,前不久,我还打算带她去坐京沪高铁,后因故作罢。这可不是“奇迹”,只是“运气”。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