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冲浪淘沙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日志

 
 

上海译制片事业和开拓者----陈叙一  

2012-03-15 22:32:49|  分类: 经典译制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译制片事业和开拓者——访上海电影译制厂原厂长陈叙一

来源:中国配音网

当宁静的空气里振荡着罗彻斯特和简·爱时而急切暴烈、时而柔绵缱绻的对白声时,人们不禁为邱岳峰、李梓精湛绝伦的配音艺术而倾倒。但遗憾的是,许多人对该片的翻译及译制导演、上海电影译制片厂的创始人——原厂长陈叙一的名字却十分陌生。
  叙一先生现已是望七老人,但精神矍铄,身手矫健,时常骑车外出,步履体态似乎更接近健康的中年人。他现在除担任译影厂的顾问外,还担任了《国际银幕》杂志的主编,中国世界电影学会副会长等职。
  过去,传闻中的叙一先生是个学风谨严、令人敬畏的学者和领导,以后随着接触次数的增多,觉得叙一先生的学风谨严是实实在在的,他在审阅刊物稿件后,大至选材内容,小至措词译名,会写出一份详细的意见;故尔敬则敬矣,而畏则大可不必。事实上,无论是开会,还是私下聊天,叙一先生总是不时地发出毫无虚饰的朗朗笑声,或不时地直截了当地抒发己见。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曾数次造访叙一先生的家,每次都见他在伏案劳作。那天,我再次叩访他家时,他依然如故。叙一先生套了件滑雪背心,隐约透露出背心衬里的腥红,显得十分潇洒而有生气。在我的印象中,叙一先生的衣着和外观给人的感觉不同于中国老人惯常的黯淡迟滞,窃以为或许是叙一先生长期浸染于西洋文化的缘故。
  叙一先生原先是学习商贸专业的,后因爱好文艺,1943年没毕业就离开了沪江大学,加入了佐临的“苦干”剧团。1946年投奔解放区,先后在华北文工团、中央电影局待过。1949年上影厂成立时,他任厂里的翻译组组长。在十分简陋困难的条件下,他和翻译小组的同志一起译制了第一部外语片,即苏联的《团的儿子》,直至1957年上海电影译制片厂宣告正式成立。上海电影译制片厂的创立发展,到取得今天辉煌的成绩,是和叙一先生的艰苦创业、有效管理、精心培植一支优秀的专业配音演员队伍分不开的。
  国外,一般以打字幕或以演员朗读简要字幕说明的方法来解决放映外语片时的语言障碍问题,而我国的译制片工艺却是让配音演员扮演剧中角色,进行二度创作。叙一先生历来主张翻译要尽可能忠实于原作而传达其神韵。所以他治厂抓影片质量一以贯之的做法,首先是抓剧本的翻译质量。他亲自动手翻译的本子达五十个之多,较有影响的有《肖邦的青年时代》、《简·爱》、《孤星血泪》、《鸽子号》、《红菱艳》、《音乐之声》等。由他修改把关而不挂名的则为数更多。

其次,叙一先生十分注重建设和培养一支配音演员队伍。刚开始,国内没有职业的配音演员,上影演员剧团大部分演员包括赵丹、孙道临等都曾为译制片配过音。随着外国影片输入数量的增多,叙一先生又几十年如一日,致力于专业配音演员队伍的培养和建设。
  我问叙一称先生是如何觅到富润生、邱岳峰、尚华、毕克、李梓、苏秀、杨成纯、乔榛、刘广宁、童自荣、丁建华等等这样一批配音“杰才”的。叙一先生爽朗一笑说,无甚奥妙,只是采取了试用筛选的方法而已。
  当初,大量的电影戏剧演员通过各种途径,被介绍到译制厂来,叙一先生有言在先,一律试用三个月,合适的留用,不合适的淘汰。经过千般万般的淘洗筛选,留下了你我都熟稔于耳的上述那批配音杰才。叙一先生遴选演员并不简单的以所谓嗓音条件的好坏,是否字正腔圆为唯一标准,而是注重演员的文化素养和艺术素质。比如,原先在一家小剧团里任演员的邱岳峰,嗓音嘶哑,似应归入先天条件不好的一类,而叙一先生发现他理解能力很强,适应角色的能力也不错,且嗓音虽怪却有特色,只要使用得当,定有独特的韵味和魅力。后来果不其然。事实证明,叙一先生不愧是个好伯乐。叙一先生虽然从来未曾为译制片配过音,但在配音的理论和实践方面,他有不少很好的设想和经验。他要求演员们广泛阅读名著,提高文化修养,提高理解和适应能力。要求演员根除习惯的说话腔调,追求配音艺术的至高境界,即:“在影片的开始观众能听出是你,然后又要忘了你;最忌怕的是观众从头至尾听到的都是你的声音,而非角色的声音。”
  作为译制导演,叙一先生执导了三十四部译制片,其中有观众熟悉的《王子复仇记》、《巴黎圣母院》等,无论是颇具成就的老演员,还是日益成熟的中青年演员都曾受益于他的指导和点拨。著名配音演员李梓、译影厂现任厂长杨成纯深有感慨地谈到了叙一先生对他们的精心扶植和培养。他们说叙一先生在分析作品的题旨和艺术特色、把握人物性格方面是非常精确妥帖的,他常能在演员对作品和角色产生理解上的困难和疑惑时,给予很得体的启发。
  李梓谈到,在为《简·爱》配音时,她起初找不到简·爱的性格核心。作为该影片的配音导演叙一先生便启发她说,简·爱的性格核心是不卑不亢,以及内心充满着强烈的要做平等人的欲望。这使她大有茅塞顿开之感,使她的语言表现有了深层的心理依据。

 当我问起叙一先生平时有甚嗜好时,叙一先生笑着摇摇头。而其实据我所知,叙一先生曾经是位“职业烟手”,有过半个世纪之久的烟龄,当他哈哈朗笑时还依稀可辨“空空”的咳嗽音。前些时候医生的叮嘱,爱女的督察,令他戒绝此“尤物”已近一年,而从此未再有过染指。问他戒烟难否,他轻松得如探囊中物:不难。
  叙一先生的晚年是安乐的,夫人莫愁,原为上影演员剧团演员,1959年起任教于上海电影专科学校,于今退休在家;叙一先生有一子一女而今孙儿甥女已绕膝承欢。但笔耕成习惯的叙一先生是安闲不住的,目前他已受中央电视台之委托,翻译完成了英国七集政治讽刺剧《是,大臣》,可望今年三季度上屏幕。
  我和广大观众一样,期待着叙一先生的新作。 
            (
本文原载《上影画报》1987年第3期 )

 

外公陈叙一——贝倩妮访问记

自1953年翻译了波兰故事片《萧邦青年时代》后,陈叙一又接连翻译了《偷自行车的人》、《王子复仇记》、《孤星血泪》、《音乐之声》、《简·爱》等几十部著名外国电影剧本,他导演配音的影片有《绑架》、《王子复仇记》、《白痴》等四五十部。上海电影译制厂的老厂长陈叙一不仅是个优秀的翻译家,而且也是一名卓有成就的译制片导演。上海电影译制厂1975年译制的《简·爱》就是陈叙一导演配音的著名影片之一,邱岳峰、李梓、苏秀等上译厂的老演员都参与了这部影片的配音工作。
  当我们请贝倩妮对其外公作一些回忆时,她说自己知道的很有限,实在是说不上什么,因为外公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并不常谈工作的事,而当她有记忆的时候,外公也基本上处于退休状态,只在家里改改剧本。让她印象最深的是,小学四年级时外公病了并动了手术,已经不能说话的他依然在病床上修改翻译的剧本。
  贝倩妮4岁时就跟着演员剧团配音,先后为许多著名的电影诸如《飘》等做过配音工作,原以为贝贝那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是外公教的,可据她说那都是跟着当演员的外婆学的,“要是跟着外公说普通话,我这辈子也进不了电视台。”贝贝开玩笑说,“外公在工作时总能听出别人发音上的毛病,但他自己从来不示范。”她从没有与外公一起工作过,顶多也就是配音的剧本是外公修改的。那时候别人都说:“看,叫小姑娘去演,老爷子改剧本不要太起劲哦。”小时候,漂亮的贝贝经常被邀请去参加影视剧的拍摄,但是外公规定一定要妈妈陪着,而且只要是到外地去拍摄,外公一律不让去。
  在贝贝眼里,外公是个倔强的老头儿,除了她以外对所有人都很严厉。贝贝从小就是外公手心里的宝,别人说,在厂里别人都拍老陈马屁,在家老陈只拍外孙女马屁。印象中,外公每天在家里雷打不动要做三件事:早上亲自为贝贝做早餐,她吃的白煮蛋一定是花七分半钟煮好的,外公说,那样的白煮蛋口感正好;贝贝去上学后,外公便开始看本子;每到下午三点半,就去接她放学回家。
    贝贝很小的时候,看到外公总是坐在一张大书桌前,整天写东西,家里尽是各式各样的英文字典,当时她根本不知道外公的工作,一直以为外公就是一个外语很好的翻译家。小学时有一次做英语试题,贝贝就让外公教她,当她满心欢喜地写上外公给的答案后,第二天竟然发现这道题错了,这下贝贝不乐意了,怪外公给了一个错的答案,害得她的作业本上出现了“红叉叉”。当时她就想,还说外公外语好,看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连小学的英文都不会。后来才知道其实课本的教育相对程式化,外公给的答案比较生活化。直到在外公去世10周年的一个追思会上,慢慢长大的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外公不仅翻译了那么多好剧本,还导演了那么多优秀电影的配音作品。

(感谢《每周广播电视》供稿)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